海南信息港首页 > 综合 > 正文内容

上市银行资本补充密集获批 资本管理试行办法将结束
2018-12-30 18:30:58 来源:新浪财经综合 关闭 收藏

  上市银行资本补充方案密集获批 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过渡期即将结束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肖乐每经编辑 廖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2月28日,兴业银行发布公告表示,该行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亿股优先股获得证监会核准批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12月,多家上市银行的资本补充方案获得监管批准,包括光大银行3.5亿股优先股、浦发银行500亿元可转债、交通银行600亿元可转债、中信银行400亿元可转债、平安银行260亿元可转债,以及华夏银行非公开发行普通股股票。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表示,当前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水平较高,相对资本补充压力不大。但是部分中小银行仍然面临资本补充的压力,尤其是部分银行盈利增速低于规模增速,银行资本内源补充能力有所弱化,导致资本补充压力提升。

  上市银行资本补充方案密集获批 兴业银行12月28日公告,收到中国证监会《关于核准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批复》(证监许可[2018]2164号),核准该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亿股优先股。

  根据兴业银行早前公告的2018~2020年间公司资本充足率目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8%,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9%,资本充足率不低于11%。兴业银行表示,根据《资本管理办法》以及经营管理现状,公司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是在任一时点不低于当时的资本监管要求,在此基础上,公司还应持有一定的资本储备作为资本缓冲,以提高公司把握市场机会及抵御风险的能力。

  截至2015年12月31日、2016年12月31日、2017年12月31日和2018年6月30日,兴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19%、12.02%、12.19%和11.86%,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19%、9.23%、9.67%和9.5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43%、8.55%、9.07%和8.94%。

  记者注意到,2018年是《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过渡期的最后一年。按照该管理办法规定,系统性重要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的最低要求分别为10.5%、8.5%和7.5%。

  12月,多家上市银行的资本补充方案获得批复。光大银行12月14日公告,收到银保监会的批复,同意其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5亿股优先股,募集金额不超过350亿元人民币。还有多家银行的可转债密集获批,包括浦发银行500亿元可转债、交通银行600亿元可转债、中信银行400亿元可转债、平安银行260亿元可转债。此外,华夏银行非公开发行普通股股票也获得证监会批准。

  与此同时,还有长沙银行和中信银行披露优先股发行预案。12月10日,长沙银行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6000万股(含6000万股)优先股,计划融资规模不超过60亿元人民币(含60亿)。优先股所募集资金将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提高该行的资本充足率。

  12月13日,中信银行披露非公开发行优先股预案,计划融资规模不超过人民币400亿元(含400亿),扣除发行费用后,用于补充公司其他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部分银行面临更高的资本监管要求 优先股、可转债、定增,资本补充方案的密集获批,一方面体现出银行对于资本的渴求,另一方面则是监管对于银行资本补充的支持。就在12月25日,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表示,一方面,监管支持银行进一步补充资本,利于“表外回表”,进一步加大银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利于前期监管政策的进一步推进。另一方面,当前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水平较高,相对资本补充压力不大。但是部分中小银行仍然面临资本补充的压力,尤其是部分银行盈利增速低于规模增速,银行资本内源补充能力有所弱化,导致资本补充压力提升。随着国内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办法的最终确认,部分银行面临更高的资本监管要求。银行当前依然是规模驱动型行业,夯实资本利于长期发展。

  根据监管定义,我国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包括实收资本和普通股、资本公积、盈余公积、一般风险准备、未分配利润和少数股东可计入部分;其他一级资本包括其他一级资本工具及其溢价、少数股东资本可计入部分;二级资本包括二级资本工具及溢价和超额贷款损失准备。

  联合资信金融部张煜乾、葛成东撰文指出,相较而言,利润留存为商业银行长效资本补充机制,但这种内源性资本积累一般较难满足业务持续发展以及监管对资本的要求;普通股和优先股的发行能够极大满足商业银行对一级资本的需求,但面临审批流程较长,发行条件相对严格的问题;可转债方面,虽然其具有较强的股性,但是由于目前银行发行的可转债并没有次级条款,所以无法计入二级资本,只有当其转股完成时,方能计入一级资本。综合考虑监管资本要求以及发行效率等因素,大部分商业银行尤其是非上市商业银行更倾向于通过发行二级资本资本债的方式满足资本补充的迫切需求。

  华泰证券研报分析认为,银行业加快补充资本主要有三点考虑。第一是当前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过程息差具有下行压力,资产扩张为盈利核心驱动,另外资管新规驱动非标回表,资本充足情况为资产扩张先决条件。第二是2014~2015年发行的优先股与二级资本债陆续将在2019~2020年进入赎回期,前期资金成本相对较高,当前阶段银行具有动力发行新资本补充工具进行置换。第三是国内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框架正式建立,纳入名单金融机构将面临更严格资本要求,加速资本补充有助于银行满足监管标准。